最近鹽城大豐有群眾向政風熱線反映,當地一處沒有任何手續的小煉鐵廠已經污染村莊7年,群眾連續舉報多年都沒能關掉這家污染企業。
  在這家名為三元鑄造的冶煉廠內,記者看到,冶煉現場煙霧瀰漫。廠區內兩台小冶煉爐前,十多個工人正忙著向爐內添加焦炭和鐵粉球團等原料,一投料即煙塵滾滾。冶煉爐旁是澆鑄麵包鐵的設備。“我一天就生產100多噸。”冶煉廠負責人直言不諱。除了煙塵,冶煉中產生的大量酸性廢水呈乳白或深褐色,不經任何處理,直接沿明渠排入廠區附近河道。
  附近村民楊師傅說,該廠2007年開工生產,村民們不堪污染之苦,次年寫聯名信向大豐市環保部門反映。“2008年就說肯定關,可不僅沒關,還增加了一臺爐子。”楊師傅說,自己至今已經舉報了數十次,去過環保局兩次,但該廠依舊“銅鑄鐵澆”。他當著記者的面撥打12369舉報,話務員表示會向領導彙報,但等了一天,照舊無人來查,也無人聯繫他。
  這樣“鋼筋鐵骨”的企業,徐州也有。去年11月20日,央視曾曝光過新沂雙塘鎮“只在夜裡開工的小鋼廠”。被曝光鋼廠目前已關閉,但今年3月12日晚,記者在新沂草橋鎮福建創業園卻看到,另一家小鋼廠正生產得熱火朝天。
  這家沒有廠牌的企業廠門緊閉,不斷排著黑煙。村民告訴記者:“它叫瑞新鋼鐵廠。”該廠白天軋鋼、晚上煉鋼,噪音讓村民苦不堪言。“附近的樹都給熏得黢黑。”廠已存在七八年,污水直接排到廠旁河溝里,如今村民都不敢再從水井里打水吃,農田灌溉也成了難題。“打出來水澆莊稼,這一兩年一窩子沒收過。”村民曾多次向當地政府投訴,可都無果而終。
  徐州市經信委負責人表示,小鋼鐵在行業內也叫“地條鋼”,技術裝備落後,極易發生安全事故和污染事故,國家明令禁止。“我們一直致力於關閉取締,之前工商、環保部門一直保持高壓態勢,但是這類企業隱蔽性比較強,利益驅動比較大。”新沂市市長王成長坦承,市政府工作有失誤,監管不力,下一步將進一步明確責任,由所在鎮政府對關閉取締工作負總責,鐵面無私地進行治理。
  大豐市環保局執法大隊副大隊長透露,本來準備5月8日正式關停三元鑄造這家廠,但是執法行動再次推遲3個月。不過,理由卻讓人啼笑皆非。“考慮到他場地還有一部分貨,讓他三個月,讓他生產掉。執法也要有人性化。”
  對這種“人性化執法”,省環保廳副廳長於紅霞5月30日做客政風熱線時表示,執法中需要人性化,但法律法規必須執行到位。“不能因為對企業人性化讓它繼續生產,而使得周邊老百姓遭受環境污染。”於紅霞說,按照法律法規辦事的話,應立即關停。“我們會責令基層環保部門到現場對整個環評手續、日常監管、治理設施進行核查,一旦查證情況屬實,堅決依法懲處。”
  本報通訊員 龔政風本報記者 陳月飛  (原標題:污染7年,小鋼廠為何關不掉)
創作者介紹

gouw

at07atnlj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